设为首页|添加收藏登录注册
电视搜索


“我的小飞”——一位辽宁援鄂医生和他的“最重患者”

2020年05月26日 来源:新华网

  新华社沈阳5月25日电题:“我的小飞”——一位辽宁援鄂医生和他的“最重患者”

  新华社记者李铮、于也童

  5月24日,辽宁省援鄂医疗队队员、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盛京医院医生贾佳,收到了让他振奋的消息:小飞出院了。

  “我在武汉奋战了56个日日夜夜。诸多记忆中,最难忘的就是小飞。”贾佳说。

  小飞,是贾佳治疗的病患中和他“结缘”最深的一位。他一度病情严重。“哪怕只有一线希望,也要把他救活。”这是贾佳的信念,也是整个医疗队的信念。

  “这是一个体格健壮的男性患者。”贾佳回忆,第一次接诊时,35岁的小飞并没有躺在病床上,而是坐在床边的椅子上休息。贾佳进病房时见到床上没有病人,问小飞病人去哪了,小飞笑着说,自己就是病人。

  那时,小飞的妻子每天都会打来电话询问病情。小飞每次挂掉电话时,脸上总是幸福的表情。

  但是,后来,小飞的病情变得越来越严重,呼吸越来越困难。医疗队为小飞尝试了各种可能的治疗:体外膜肺氧合(ECMO),请来血管外科的主任为他完成置管……

  3月3日,是小飞治疗中的一个重要节点,他的治疗已近3周,下一步治疗方案须靠影像学的检查来支持,医疗队决定给小飞查CT。“小飞上着ECMO和呼吸机,身上有各种各样的管子,外出做检查无论对医护还是患者都是极大的考验。”贾佳回忆。

  “转运时,感觉小飞的病榻就是一辆移动的战车,我们就是战车周围的步兵,使命就是保护战车驶向目的地,保护小飞的周全。”由于患者情况特殊,医护队员们更是进入CT室,不顾放射线辐射的危险全程陪同。

  “重症医学医生护士的使命只有一个,就是让病人活。”贾佳说。

  “豁出命去”的努力没有白费。3月9日,小飞的ECMO终于撤下来了。

  “我们兴奋中带着忐忑。”贾佳回忆那时的心情,“他的感染得到了初步控制,压瘪了的右肺也涨开了一些。最重要的是他醒来了,认得我们了。”

  从雪花到樱花,武汉的春天来了,湖北疫情逐步得到控制,小飞的病情也日渐平稳,已经能自己拿着手机和妻子视频了。辽宁医疗队撤离前,贾佳亲手将小飞转运到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东院区的重症医学科。

  “当时,想到和小飞共同奋战的48个日日夜夜,没能等到他完全康复就要告别,没能兑现见证他康复的诺言,眼泪不由得在眼睛里打转。”贾佳动情地说。

  他忘不了,道别时,小飞紧紧握着贾佳的手,眼中充满了必胜的信心。

  撤离武汉那天,小飞的爱人特意赶到辽宁医疗队的驻地,向医护队员们深深地鞠躬致谢。

  离开武汉后,贾佳仍然十分牵挂小飞的治疗和康复情况。5月7日,他在朋友圈发布一张小飞下床的照片,并在图片下配文——“我的小飞”。

  5月24日,小飞治愈出院。

  辽宁援鄂医生贾佳倾力守望的“最重患者”,迎来生命奇迹,走向新生。

原文链接:http://m.xinhuanet.com/ln/2020-05/26/c_1126031258.htm

标签:

相关阅读:

他们正在说……
评论
表情 匿名